苏瑰

奇怪,我的中学三年就这么恍恍惚惚的过去了,明明我坐在单调教室里看窗外的风景以为是黑白默片,在走开的时候,却看到了嚣张的绚烂,大概是承载了青春的分量吧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