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瑰

守護的人

1958年,全國有再多曾經的雕梁畫棟,佳人春閨,莊嚴聖地被毁灭,也不会稀奇。但是对叶闵来说,他守了十年的教堂要被拆毁,他是绝对舍不得的。他今年三十,风华正茂,自从他接到父亲的病重家书,他归国也有十年了。
他知道父亲是个旗人,父亲不曾歧视过别人,就只是对美的东西情有独钟,哪怕当年旧宅被收缴,也是好言劝着那些人不要把东西碰坏了,然后把藏在井里的银具,珠宝取出来,送叶闵出国读书,自己就守着那和他祖辈信仰毫无关联的教堂,渡过了余生。
叶闵二十岁回来的时候,对于父亲要求他守护这座教堂的遗愿是抗拒的,他觉得他的能力一定可以做得更多,但是,他还是没有拒绝父亲最后一个,近乎儿童对于玩具般执着的愿望。
叶闵在国外学的是材料物理学。他守在这里的时候,他就越觉得新奇,每每一寸砖都不是多余的,是美且神奇的,是值得痴迷的,他有些明白父亲对美丽的痴了。
十年,足以让这个青年记住这座教堂的每一处细枝末节了。所以当又一群疯狂的孩子开始毁灭时,他自然要守卫的。但是赤手空拳的叶闵不可能抵过十几个拿着棍棒癫狂,年轻力壮的孩子,他的双腿断掉了,父亲留下的东西被抢走,教堂里面的壁画被泼上了红油漆,像是谁哭尽眼泪后,眼眶里流出的血,吊灯被砸碎,一地狼藉。
叶闵是留洋归来的学生,他被挂上了一个牌子,上面写着极尽侮辱的言语,让他每天像狗一样在地上爬过一条街,否则,他连残羹剩饭都吃不到。叶闵有过死的念头,但是他不舍得那么多美好的东西,每天晚上他都梦到教堂里面琉璃窗还完好的时候,阳光照进来的样子,很美。他父亲遗书里面有一句话,他也一直不敢忘“别人说我卖了祖宗求平安,说我不得心安,其实我让出宅子的时候就想着了,只要我还活着,我绝不会让人毁了它,无论它是不是还属于我。”
叶闵在每天傍晚起了死的念头,在每天醒来的时候维持了生的希望,他希望他有一天能重新修好那座教堂。
教堂清扫干净了以后,被用做百货商店的仓库,有人看他可怜,让他做了仓库守卫,工资不高,勉强够温饱罢了。叶闵明白自己会孤老一生了,决心守着教堂一辈子。
北方的天气干,起火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。所以当火起,着了一部分货物和墙的时候,他却流了眼泪,自己拖着半残的身子,飞蛾一样,妄想灭火。当别人发现他的时候,重度烧伤,命悬一线,照理以那个年代的医疗水平,叶闵完全不可能活下来。
叶闵每每想要昏睡过去的时候,他就记得自己还没有等到教堂修复时候,不可思议的活下来了。
他出了院后还是守在教堂,和巴黎圣母院里敲钟人倒是相似了,只是,叶闵始终只有一个人,守了38年。
1996年的时候,国家为了保护历史文物,决定进行修复工作。
96年的一天,一个老人拿了一张图纸到了市政府,被奉为座上宾。
1997年拆除教堂周围所有遮蔽物,并且辟建广场7000平米。
1998年老人去世,火化后被装进小小的盒子,按要求撒进松花江。
叶闵在国外学得是材料物理学,建筑是选修,他一直以为自己能做的更多,他记得父亲告诉过自己想要保护一件东西的时候,无论怎么样都好,无论它还是否属于自己。

教堂原型是哈尔滨的圣索菲亚大教堂,文革时期被破坏,后来被列为全国重点保护文物,进行修复工作,进一步扩建,后改为建筑博物馆。

我觉得很多年前无论是外族入侵,还是一时疯狂,总会有人会坚守,会保护那些珍贵,值得保护的东西。

评论

热度(1)